[ 请登录注册 ]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
丰财园禅修:让我放下对母亲的恨

2015-02-12 15:37 来源:丰财园在线 点击:
      修行人:陈雅洁 整理:无尘
 
      时间:2013年7月27日
      地点:丰财园(昆山)禅修中心
      人物:陈雅洁
      年龄:31岁
      职业:心理学教师
     我想,世界上没有人会恨自己的母亲,可我恨母亲。
     我对母亲的记忆,从一个巴掌开始。那也是我人生的最早回忆,是两岁,还是三岁?母亲要出门打工,我拉着母亲的衣角不让走,她一个巴掌将我打倒在地,转身决绝而去,连头也没有回一下,只剩下我和姐姐弟弟抱在一起哭泣。
    从此,我对母亲的回忆,便是每年一巴掌。
    母亲无法忍受山村的贫穷,在姐姐才四五岁,我才两三岁,弟弟才几个月的时候,便投奔了大城市的亲戚,出去打工。那时候,交通不发达,通讯也有限,连电话都没有,所以,一年只能见到一次母亲,就是春节的时候。
    每到年底,在村里学堂教书的小婶婶就会对我们姐弟三个说:你妈妈快回家过年了。对母爱的天生渴盼令我很高兴,每当看到邻居的小伙伴玩累了可以躺在妈妈怀里撒娇的时候,生病的时候被妈妈背着在村子里转来转去的时候,我就多么的羡慕。于是,我们三姐弟,每天都会手拉手站在村口的大树底下,一眼不眨看着大路,等待妈妈回来。每当有一部车经过,我们三个就会跑近路旁,使劲往车窗里瞧,可是车总是不停,哪怕我们追着车跑了好远,车也没停下来。一次次的失望令我们沮丧,不知不觉,我们的脸上都糊满了眼泪和鼻涕,最后凝结成冰糊在脸上,那难受的情形,我至今记忆犹新。直到天黑了,奶奶将我们带回家。
    在经过无数天漫长的等待后,母亲终于回到了家。母亲穿着漂亮的花衣服,电着卷发,那么漂亮那么高贵,那么陌生,我都不敢认了。去了城里的母亲更加看不惯土屋里的一切,她对父亲和爷爷奶奶颐指气使,抱怨这个抱怨那个,但尽管这样,母亲在我心里也是神圣的,可亲的,因为我等待了一整年,才看到母亲一面呀。可是等我刚跟母亲熟悉了起来,年过完了,母亲又要出门打工了,狠心地将抱住她腿脚的三个儿女用巴掌打倒在地,决绝而去,又剩下一年漫长的等待。
    我上初中的时候,母亲在城市买了一套房子,暑假接我们姐弟仨去住,父亲也去了。我们很高兴,我们渴望在新家能跟母亲住在一起。可是,我们的母亲,并不是我们所渴望的母亲,无法抚慰我们十几年缺爱的心灵。她骂我们说话大声,骂我们不讲卫生,骂我们没有礼貌。甚至,当我半夜痛经痛得在床上打滚,痛苦地呻吟时,她还大声地训斥我:能不能不要吵,我明天还得上班呢!
    那一刻,我心如冰冷,这就是我日思夜想的母亲,这就是我苦苦盼望十几年的母爱。还是大姐和父亲,轻手轻脚地起床,去厨房煲了热水,装在暖水袋里,放在我的小腹上,疼痛才开始消减。
    而真正让我恨母亲的,是母亲对爷爷奶奶的漠视。自从在城市买了房子后,母亲就再也没有回过农村的那个家,并且,她也不让父亲及我们回去,说浪费车费。那时候我们都在外地求学,爷爷奶奶在家苦守岁月。
    我上大三时,得知奶奶生病了,我想回去看望奶奶,跟母亲要车费,可是母亲不愿意,说你回去能顶什么用?我已经寄钱回去了。我设想着生病的奶奶是如何在焦急地等待着孙子孙女们回去,就心如刀绞,可我没有车费。我打算暑假到了去打暑假工,然后挣到车费就回去看望爷爷奶奶,可是还没放假,就传来噩耗:奶奶去世了……
    没能见到奶奶最后一面,让我后悔终生。这让我对母亲的反感直接上升到了恨。
    就在我悲痛万分的时候,母亲又闹着离婚,她嫌弃老实巴交的父亲老土,没有文化没有钱。而这对刚失去老伴的爷爷来说无疑于雪上加霜,因为担忧和悲痛,爷爷在奶奶去世一年不到,也撒手归西。
    随着爷爷奶奶的先后去世,我对母亲的感情,已彻底没有了,只有怨恨。
    大学毕业后,我很快找到了工作,虽然离家不远,可我不愿意回家面对母亲,我在外面租房住。我已经明白,我不会从脾气暴躁,强势不讲理的母亲那里得到任何温柔,相反,只会想起灰色的童年及悲伤的往事。
    很快,我恋爱了,然后结婚,母亲没有任何干涉,她有什么资格干涉呢?从小到大,她都没有理过我,从没有给我洗过一次衣服,从没有检查过我的作业,就连我生病的时候,也从没有一声问候。随着结婚,我真正地脱离了那个家。
     我孝敬母亲,我每个月都会准时给她生活费,让她晚年生活无忧,但是,从不言爱,对她的心结,无法解开。
    接着,我当了母亲,女儿出生了。我以为,随着女儿的出生,对母亲的怨恨会一点点减少,可事实是,我对母亲的怨恨更深。
    当女儿饥饿哭泣时,我会马上想到,当我小时候,饥饿哭泣的时候,妈妈在哪?爷爷奶奶出门干活,经常将我们姐弟几个锁在家里,渴了饿了,只能自己喝冷水。
    当女儿发烧的时候,我担心得一晚上不敢睡,不停地给她用温水抹身子,量体温,守了三天三夜,直到虚脱。我会想到,当年体弱多病的我,是如何在没有妈妈照顾的情况下,熬过一个个发病的夜晚?甚至,当我痛经痛得死去活来时,我的妈妈,还如此恶言恶语地对我说话。
    当女儿遭到小伙伴欺负的时候,我会将她抱在怀里,细声细语地安慰,并且给她亲吻和鼓励,让她不再惧怕跟人交往,我会想到,当我小的时候,被男孩子欺负得哭泣时,妈妈在哪里?
    我越来越坚信,母亲的心,真狠!
    我是一名深受欢迎的心理学教师,我帮助很多人走出了阴影,开始的新的人生,我教我的学生说,要学会宽容。我明白一个人带着仇恨,是不会幸福地生活的,可我无法消除对母亲的怨恨,我无法做自己的教师。
    我试过许多种方法,包括找心理医生,可是一点用也没有,我依然无法放下。
    直到,有一段时间,因为工作压力大,我心情烦躁,失眠,脱头发,身体健康每况愈下,正好这时,好友晓灵拉我陪她去禅修,说有利于缓解压力,地点是丰财园(昆山)禅修中心。耐不住她的软磨硬泡,我陪她去了两次,没想到,我的心,一点点地静下来,禅修,就像是春雨,慢慢地渗透我的心灵,打开我尘封的记忆,又像是一把锁,一点点打开我的心结。
    我试着理解母亲。
    母亲当年离开我们外出打工,也是生活所迫,相信母亲打工前,也是经过痛苦决择的,有哪个母亲舍得抛下嗷嗷待哺的幼儿?如果母亲当年不忍心离开我们外出闯天地,我们姐弟几个,根本没有机会读大学,而我,也要像我那些小时候的伙伴一样,早早结婚嫁人,脸朝黄土背朝天。
    母亲的暴躁,或许是生存压力太大所致,也跟自小生长环境有关。外婆早早就去世了,母亲自小被继母虐待,从没有得到过温情,所以她不懂得如何爱自己的子女。但是,也的心里,肯定也是爱我们的,只是,她不懂表达。她爱子女的表达方式就是:离乡背井,离开骨肉,挣钱供我们上学,让我们从大山里走出来。
    母亲不让我回去看望爷爷奶奶,也确实是为路费着想,一个女人供三个大学生,而且是个小学毕业的农村妇女,困难可想而知,所以,她不敢乱花一分钱,而事实上,她每月都按时给爷爷奶奶寄钱,让爷爷奶奶生活无忧。
    母亲提出离婚,后来因为我们的反对,没有坚持,至今跟父亲生活在一起。母亲多年是因为继母的安排嫁给父亲的,不能说有感情,而结婚后多年一个人在城市奔波挣扎,父亲没有帮上忙,情感无法沟通,晚年的母亲想追求情感上的解脱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    当我将这一切想通了,我的眼泪流了下来。我痛恨自己,为什么至今,在母亲年老时,才想通呢?
    我决定,马上回家,跟母亲说出我从来没有说过的话:妈妈,我爱你。
 
       (本文是丰财园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)
 

佛教论坛 | 佛教音乐 | 佛教电影 | 佛教导航

Copyright @2003-2012 Respect-M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