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 请登录注册 ]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
修慈

2016-05-28 19:21 来源:未知 点击:
《清净之道.第九说梵住品》之修慈:当先观察瞋恚的过患及忍耐的功德,何以故?因为修慈之前,当断瞋恚与修忍耐。未有不见嗔恚的过失,而能够断嗔者,未有不知忍耐的功德,而能够堪忍者。故应见经中所说的瞋恚过患:“贤友!若被瞋恚所征服,心被瞋恚所夺去,则易杀害生命”等。
 
也应知经中所说的忍耐功德:“诸佛说,忍耐是最高苦行,容忍是最上涅槃。”“能忍耐的强军,我说他是婆罗门。”“无有胜过忍耐者。”初学者应先了知,对此等人不应修慈:厌恶者、极爱者、无关者、敌人,刚开始时,不应对这四种人修慈。再者,也不应对异性修慈,不应对死者修慈。
 
为什么刚开始时,不应对厌恶的人修慈呢?因为初学者若将厌恶者置于喜爱处,是会很疲倦的。为何不应对极爱者修慈呢?若把最爱的朋友,置于无关系者之处,是会疲倦的。因为极爱者即使有少许的痛苦,也会使修习者想要哭泣。为何不应对无关者修慈呢?若把无关系的人,置于尊重、敬爱之处,也会厌倦。为何不应对敌人修慈呢?若忆念敌人,则容易忿怒。所以刚开始时,不应对这些人修慈。
 
为何不应对异性修慈呢?如果对异性修慈,则修习者难免产生贪欲。据说有位居士,问自己所护持的比库长老:“尊师!我应当对谁修慈?”长老答道:“对所爱的人。”他以为,自己的妻子是所爱的人,便对该女修慈。结果生起贪欲,要入她的房内行事,在门外叩壁终夜。是故不应对异性修慈。
 
为何不应对死者修慈呢?如果对死者修慈,绝对无法证入慈心禅定与近行定。据说有位少年比库,开始对自己的阿吒利(亲教师)修慈,但他的慈心定不能现起。于是,他去问大长老:“尊师!慈心禅我已很熟练,而今却不能入慈心定,不知何故?”长老说:“贤友!你应寻找修慈的目标。”当寻找时,发现阿吒利已经死亡。于是,少年比库向他人修慈,乃入慈心禅定。是故,不应对死者修慈。
 
刚开始修慈时,应该对自己屡屡修慈:“愿我快乐,没有痛苦。”“愿我无怨,无害,无忧,快乐。”世尊曾指示:“以心观察所有的地方,没有发现比自己更可爱的人。他人都是爱自己的,所以爱自己的人,不要去伤害他人。”
 
他首先应该对自己遍满慈心,之后,为了容易继续修慈,对可爱、可喜、尊重恭敬的阿吒利或与其相等的人,以及戒师或与其相等的人,忆念他们令人生起敬爱的爱语等,以及令人生起尊重恭敬的戒德与学问等,然后以此方法修慈:“愿此善人快乐,没有痛苦。”对这种人是容易成就安止定的。
 
对所有人修慈:如果这比库并不以此为足,想要破除自己、极爱者、无关者、厌恶者、敌人等界限,之后便对极爱者修慈,然后对无关者修慈。再从无关者,到对怨敌修慈。修慈者对所爱者、极爱者、无关者、怨敌等修慈后,当令心柔软,使适于工作后,再对他人修慈。
 
对怨敌修慈:如果对怨敌起慈心,忆念曾受敌人之害,而生起瞋恨时,则他应该对以前提到的人(所爱者、极爱者、无关者)数数入慈心禅定,出定之后,再对敌人修慈,以便除去瞋恨。如果这样精进的人,依然不能灭瞋,则应为断瞋而努力,并忆念佛陀关于锯的譬喻,远离嗔恨。
 
为断瞋恨而努力者,应以此法劝诫自己:“忿恨者!世尊曾说:诸比库!即使盗贼用两柄的锯子,锯断他的四肢五体,此时他若起瞋心,则他不是我教的实行者。”
 
世尊又说:“对忿恨还以忿恨者,他劣于那个忿恨的人。对嗔怒者不还以嗔怒,他能赢得那难胜的战争。若知他人怒,具念寂静者,对于自与他,两者都有利。”
 
佛陀说:“诸比库!忿怒的人,被忿怒所征服。被忿怒所征服的人,以身行恶、以语行恶、以意行恶,被忿怒所征服的人,由于身、语、意行恶,身坏死后,生到苦界、恶趣、堕处、地狱。”
 
又说:“诸比库!譬如火葬所用的薪木,烧了两端,中间烧残而沾粪秽的部分,不应拿到村落作为柴薪,也不应在林中作为薪。同样的,诸比库!你如此生气,不是世尊之教的实行者,而成为以嗔还嗔的恶人。你将比嗔恨者更恶劣,不能赢得难胜的战争。你将以敌人所行之法,行于自己,就像火葬用的柴薪一样无用。”
 
精进修慈的人,若能够去除瞋恨,这很好。若不能灭嗔,则忆念控制嗔心之法,忆念清净之法:有的人只有身正行,然而他的语、意没有正行,应忽略他的语正行及意正行,只忆念他的身正行。有的人只有语正行,然而他的身行与意行则无正行,此时只忆念他的语正行。有的人只有意正行,却无身正行和语正行,当忆念他的意正行。
 
有的人,身、语、意三种正行一种也没有,修慈者应当对此人生起悲心,应念:“此人现在虽在人间,但不久后,便要堕入八大地狱与十六小地狱了。”因有悲心,而得以止息瞋怒。有的人,身、语、意都有正行,对他的身、语、意,依修慈者的愿望,忆念其中一种,这种人修慈没有困难。如果他如此精勤,依然生瞋,则应如是告诫自己:如果是仇敌使你苦恼,为什么你要自心受苦呢?
 
你既然离开恩爱的家人而出家,为什么不舍弃伤害你的仇敌?你怀着瞋恨,这会腐蚀你所受持诸戒的根,谁像你这样愚昧?你起瞋心,造卑劣的业,为什么要这样做?别人对你作不愉快的事,难道你也要做同样的事吗?你瞋恨,却不知道他是否受苦;而此刻,你自己正在受瞋恨之苦。
 
如果敌人的瞋恨,会趋向投生不利的恶道,为什么你也跟着他们瞋恨?敌人因你而起瞋心,你应该断瞋,为什么要无谓的烦恼?使你不愉快的五蕴,是刹那生灭的,五蕴已灭,现在你对谁瞋恨?那恶行已停止,这里并没有那位令你苦恼的人,你自己是苦因,为什么要对他起瞋怒?
 
如果他这样告诫自己,依然不能息瞋,则应观察自己和他人的自作业。先观察自己的自作业:“你为什么对他生气?瞋恚之业,不是会使你受伤害吗?你自作业,将自己承受果报。你是业的眷属、业的继承者,你作业,将受那业的嗣。现在,由于你的瞋心所造的业,既不能证悟正自觉,也不能证悟独觉佛和圣弟子。你也不能成为梵天、帝释、转轮王、王侯等,这种瞋业只会使你从佛教中堕落,成为受残食的畜生等,或投生到地狱等苦处。你造瞋恚之业,就如以手去取燃烧的炭火或粪,去打他人,只是先烧伤自己或先受了恶臭。
 
在观察自己的自作业之后,应当观察他人的自作业:“他为什么对你生气?这瞋恚之业岂非对他不利?此人为自作业者,他将继承自己所造之业。由于他的瞋业,既不得正自觉、独觉佛、圣弟子,也不得梵天、帝释、转轮王、王侯等,这种恶业将使他从佛教中堕落,成为受残食的畜生等,或生到地狱等大苦处。他所作的,正如站在逆风处,欲向他人扬尘,只是自己受尘。”
 
若这样告诫自己,依然无法息灭瞋恨,则应复习经中所说无始以来的轮回。即所谓: “诸比库!生死轮回是无始的。难得有众生,不是往昔的母亲,不是往昔的父亲,不是往昔的兄弟、姊妹及子女。”
 
于是,便能对那敌人生起这样的心:这人,曾经是我过去世的母亲,我在她的胎内住过十月。出生之后,如拿黄旃檀一样,移除我的屎、尿、涕、唾等,而不生厌恶。她养育我,抱我于胸怀,负我以腰。
 
这人,他也曾是我过去世的父亲,走在山羊的小道及崎岖的路上,为我经商,冒生命之险进入两军对峙的战场,乘船出海,以及经历种种困苦,以种种方法蓄财,来养育我,为的是“抚养此子”。再者,他也曾是我过去世的兄弟、姊妹,子女,给我各种的帮助。所以,我对此人生起瞋心,是不适当的。
 
如果这样依然不能息瞋,则应观察修慈的功德,世尊说:“诸比库!当修习、多修习慈心解脱,能确立熟习,修习慈心解脱,当得十一种功德。哪十一种功德?即安眠,安寤,不作恶梦,为人爱敬,为非人爱敬,诸天守护,不为火烧、中毒或刀伤,容易入定,容貌安详,临终不昏迷;若不通达上位,得生梵天界。”如果不能息瞋,则不能获得这些功德。 
 
若这样仍不能息瞋,则应作界分别,即:“你这出家人,对此人生气时,你气的是什么?是对他的头发生气吗?或是对毛、对手、对脚,乃至对尿生气?或是对地界中的发、指甲等生气?或是对水界、火界及风界生气?或是对五蕴、十二处、十八界和合的,称为某某名字的人,你是对这蕴、处、界中的色蕴生气吗?
 
或是对受蕴、想蕴、行蕴、识蕴生气?或对眼处生气,对色处生气,乃至对意处生气,对法处生气?或是对眼界生气,对色界生气,对眼识界生气,乃至对意界、对法界、对意识界生气?”当这样做界的分别时,则如置芥子于针锋,绘图于虚空,他的忿怒与嗔恨,实无安立之处。
 
如果不能这样分析诸界的人,当行布施善业,即把自己所有的东西,施与他人。如果他人生活困苦,需要资具,当施以自己所有的东西。若这样做,对那人的瞋恨便会止息。而他人自宿世以来,对我所怀的嗔恨,甚至也会在那一刹那消失。
 
例如斯里兰卡一位乞食的长老,因大长老的嗔恨,他曾三度被逐出羯但罗山寺。有一天,他对大长老说道:“尊者,这钵是我的母亲近事女给我的,值八两金价,是正当得来的,愿大德使近事女得福,而接受此钵。”即以所得之钵,施与大长老。而大长老对他的嗔恨,亦即息灭。
 
这种布施有很大的威力。所以说:“布施能调御未调御的人,布施成就一切善;若以布施说爱语,便得举首和低头。”施者举首(即被赞叹之意),受者低头恭敬。如此止息对敌人的瞋恨者,当如是对所爱者、极爱者、无关者,如对敌人一样的生起慈心。

佛教论坛 | 佛教音乐 | 佛教电影 | 佛教导航

Copyright @2003-2012 Respect-M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