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 请登录注册 ]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
斗龙王

2016-05-25 17:06 来源:未知 点击:
《清净之道.神变品》:(5)无障碍神变:“穿壁,穿墙,穿山,无有障碍,如行空中。”此处,“穿壁”为穿透墙壁,即穿过墙壁的那一边;他句亦然。“壁”:指屋壁。“墙”:是房子的墙。围墙:是围绕房子、寺、村落等周围的墙。“山”:指土山或石山。“无碍”,即无障碍。“如空中”:好像在空中。
 
想要显现无碍障神变者,当入虚空遍定,出定已,念壁或墙或须弥山及轮围世界等,而遍作(准备),当决意“成虚空”,便成虚空。如果他想下降或上升,便有洞穴。如果他想穿过,便有裂缝,他可以无碍障而行。
 
关于此事,三藏小无畏长老说:“贤友,为什么要入虚空遍定?想要化作象马者,不是也要入象马等遍禅那吗?在诸遍禅中,遍作后,已得四禅八定自在,不是能遂其所欲的显现神变了吗?”比库们说:“尊师,在经典中只提到虚空遍,所以必须这样说。”
 
经文如下:“已得虚空遍者,念穿壁穿墙穿山,念已,以智决意:‘成为虚空’,便成虚空,穿壁、穿墙、穿山,无有障碍,就像普通人,没有任何遮隔,所行无碍。而此神变者,心得自在,穿壁、穿墙、穿山,无有障碍,如行空中。”
 
比库决意后,在途中若有山、有树,是否要再入定和决意呢?不需要。再入定和决意,就像依止亲教师一样。因为,此比库已决定“成为虚空”,故有虚空,由于他先前的决意之力,在途中又现起自然所成的山或树,实无此理。如果由别的神变者所变化的,则初变化的力强,其他的必须由下面或上面而行。
 
(6)地中出没神变:此处,出为出现,没为隐没。出与没,故名出没。想要有此神变者,入水遍定,出定,限定“此处成为水”而遍作,当依前文所说决意,与决意同时,彼所限定之地便成为水,他即在彼处出没。有关的经文如下:“已获得水遍定者,念于地,念已,以智决定:‘成为水’,便成为水。
 
他即于地中出没,就像无神变的人,在水中出没一样。有此神变者,心得自在,于地中出没,如在水中。”他不仅可以在地中出没,只要他想要沐浴,饮水,洗脸,洗衣等,也可作。除了化地为水,如果想要酥、油、蜜、糖水等,念“成为这样,成为那样”。遍作后,决意,便成为他所决意的。如果取出置于器皿中,则所化的酥是酥,油是油,水是水。
 
如果他希望那里湿、便湿,希望不湿、便不湿。只有对他,那地成为水,对别人则依然是地。人们依然在上面步行,驱车而行及耕耘等。如果他希望,也为他们化为水,便能够成为水。过了神变的期限,除了本来在瓮中及池内的水之外,其余所限定的地方依然成为地。
 
(7)水上不沉神变:如果涉水而过,会沉没名为沉,相反的为不沉。想要有此神变者,入地遍定,出定,限定“此处水成为地”而遍作(准备),之后当依所说决意,与决意同时,即把该处的水变为地,他在上面行走。有关的经文如下:“已获得地遍定者,念于水,念已,以智决意:‘成为地’,便成为地,他走在上面不沉,就像没有神变的人,走在地上一样。
 
有此神变者,由于心得自在,可以走在水上,如在地上一般。”他不但能在水上行走,如果他想在水上做种种威仪,也能做到。他不但能把水化为地,如果他想变为宝珠、黄金、山、树等物,依前述之法,他念已,决意,便如其所决意的。只有对他能变水为地,对他人则依然是水,鱼、龟及水鸦(鹈鸪)等,仍在里面随意游泳。如果他希望,也为别人化为地,也能化作地。过了神变的期限,依然成为水。
 
(8)飞行神变:结跏而行,即坐着结跏而行。如鸟附翼,如有翼之鸟。想要有此神变者,应入地遍定,之后,出定,如想要坐着结跏而行,则应确定结跏而坐的地方,遍作已,然后依前文所说决意;如果他想卧而行,要确定床的面积;如欲步行,则应确定道路的面积,如此确定适当的处所后,如前文所说而决意“成为地”,与决意同时,虚空便成为地。
 
有关的经文如下:“于空中结跏而行,如鸟之附翼。”已获得地遍定者念于空,念已,以智决意‘成为地’,便成为地,他在虚空中行、立、坐、卧,就像无神变的人,在地上行、立、坐、卧一样。此神变者,因心得自在,故能在虚空中行、立、坐、卧。
 
想在空中飞行的比库,必须获得天眼通。何以故?在他飞行途中,需要观看自然生起的山与树等,或由龙与金翅鸟的嫉妒,而造的山与树等。他看到这些,该怎么办?入基础禅那后,出定,念成为虚空,然后遍作,而后决意。
 
三藏小无畏长老说:“贤友,何必再入定?他的心不是已得等持?若他决意‘此处成为为空’,便成虚空。”虽然他这样说,但应依穿墙神变所说的方法。此外,为了要在隐蔽的地方下降,神变者必须获得天眼通。如果他在沐浴场及村门口等处下降,则会有许多人所见,所以当以天眼通观看,避开不适当的地方,在适当之处下降。
 
(9)手触日月神变:“手能触摸有大神力、大威德的日月”:日月运行于四万二千由旬的上方,故“有大神力”。一刹那间光照三洲,故“有大威德”。或因为它们运行于上方,能照耀,故有大神力,有大神力故有大威德。“触”即扪握,或触其一部分。“抚摸”:他抚摸日月,好像抚摸一面镜子。
 
他的神变是由神通的基础禅那所成,此处没有入特别的遍的限定,如《无碍解道》说:“以手触摸有大神力大威德的日月,有此神变者,心得自在,…念于日月,念已,以智决意:来近我手,即近于手。他或坐或卧,都能以手触摸日月,就像无神变的人,能触摸手边之物,如是此神变者…能以手触摸日月。”
 
如果他想要触摸日月,即可触摸。如果他在此处坐卧,而想要触摸日月,则决意“来近我手”,由于决意之力,即如多罗果从果蒂脱落,近在手边可以触摸,或伸展扩大他的手去触摸。而扩大的手,是原来的或不是原来的?依原来的增大,不是原来的。
 
三藏小龙长老说:“诸友!原来的不是能大能小吗?如比库从钥孔等处出来时,不是变小了吗?如马哈摩嘎喇那长老变成大身时,不是变大了吗?”据说:有一次给孤独居士听了世尊说法后,说道:“世尊!明天请带五百比库到我家受供养。”世尊听许后,给孤独居士便回去了。
 
过了那天夜分,早起时,世尊观察一万世界,此时,有一优波难陀龙王,出现在世尊的智眼内。世尊想:“这龙王映入我的智眼,他能否皈依三宝?”世尊得知他不信三宝,是个邪见者。又想道:“谁能使他去除邪见?”他知道,马哈摩嘎喇那长老可以教化他。
 
到了天亮,洗脸漱口后,世尊对尊者阿难说:“阿难,去叫五百比库,说如来要去拜访天人。”这天,诸龙王已为优波难陀龙王预备宴会。龙王坐在天宝座上,上有持天的白伞,他被三种舞者及龙众围绕着,望着装在天器内的各种饮食。
 
此时,世尊使龙王看见他和五百比库经过他的宫殿上方,向三十三天界行去。这时,优波难陀起了这样的恶见:“这些秃头沙门,在我的上方出入三十三天界。自今以后,不许他们走在我的上面,散布他们的足尘。”于是,优波难陀龙王便起来,跑到须弥山麓,现出它的龙身真相,盘绕须弥山七匝,它的头伸展在上面,遮住三十三天,使人看不见。
 
当时,护国尊者对世尊说:“世尊,从前我站在这里,可以看见须弥山,看见须弥山腰,看见三十三天,看见最胜宫,看见最胜宫上面的旗。世尊,何因何缘,现在不能见须弥山…三十三天…乃至不能见最胜宫上面的旗?”“护国,因为优波难陀龙王对你们发怒,他盘绕须弥山七匝,以他的头遮住上面,所以变成黑暗。”
 
护国尊者说:“那么,世尊,让我去降伏他吧?”世尊不允许。于是,尊者拔提、尊者罗睺罗和所有的比库,都次第地请求,但是世尊都没有允许。最后,马哈摩嘎喇那长老说:“世尊,让我去降伏他吧。”世尊听许道:“摩嘎喇那,去降伏他。”
 
于是,长老舍了自己的本相,化成龙王之形,盘绕须弥山十四匝,把自己的头,放在优波难陀龙王的头上,并把优波难陀龙王和须弥山,一起捆紧在里面。优波难陀龙王即吐烟,长老说:“不只是你的身体有烟,我也有。”也吐烟。优波难陀龙王的烟不能恼害长老,而长老的烟却能恼害优波难陀龙王。
 
于是,优波难陀龙王放火,马哈摩嘎喇那长老也放火,说:“不只你的身体有火,我的也有。”龙王的火焰无法恼害长老,但长老的火焰却使龙王热恼。龙王想:“此人能捆我和须弥山,又吐烟,又放火。”便问道:“你是谁?”“难陀,我是马哈摩嘎喇那。”“尊师,请恢复你的比库相吧。”
 
于是,长老舍了火龙之身而成小身,从龙王的右耳入,从左耳出。又从左耳入,从右耳出。从右边鼻孔入,从左边鼻孔出。又从左边鼻孔入,从右边鼻孔出。优波难陀龙王张口,马哈摩嘎喇那长老便从他的口,进入到他的腹中,在他腹中上上下下,自西至东走动。
 
世尊说:“摩嘎喇那,小心!此龙有大神变。”长老说:“世尊,我已修习、多修习禅那与神通。作为车乘、作为神通基础的第四禅,我已修行得很熟练,并精勤和精通于四神足。世尊,我可以降伏一百、一千及百千个像优波难陀这样的龙王。”
 
龙王心想:“他进去我的腹中时,我没有看见。等他出来时,我要把他咬死。”说道:“尊师,出来吧,不要在我的腹内,上下走动恼害我。”马哈摩嘎喇那长老便出来,站在外面。龙王看见他,立刻自鼻喷气,长老即入第四禅定,龙的鼻气,竟不能动他一根毫毛。
 
据说,其余的尊者比库,都可能显现摩嘎喇那之前所显现的所有神变,但是遇到这样的情形,如此迅速入定则不可能。所以,世尊不听许他们去降伏龙王。龙王心想:“我的鼻气竟不能动这沙门一毫毛,此沙门实在有大神变。”那时,马哈摩嘎喇那长老又舍其细小身体,化为金翅鸟,鼓动翼风,追逐龙王。
 
此时,优波难陀龙王舍其大龙之身,化为童子之形,礼拜长老之足道:“尊师,我现在皈依你。”摩嘎喇那长老说:“难陀,导师来了,我们一起去。”长老降伏了龙王,使其丧失毒害,带到世尊之处。龙王顶礼世尊,说:“世尊,我今皈依世尊。”世尊说:“龙王,祝你幸福。”过后,世尊与诸比库众,即去到给孤独居士的家里。
 
那时,给孤独居士问道:“世尊,怎么来得这么迟?”“因为摩嘎喇那与优波难陀龙王作战”。“世尊,谁胜谁败?”“摩嘎喇那胜,难陀龙王败”。给孤独居士说:“世尊,听许于七日间,继续受我供食,使我得于七日间,恭敬马哈摩嘎喇那长老。”便于七日间,对以佛陀为首的五百位比库,作大恭敬。
 
上述降伏优波难陀龙王之事,即是摩嘎喇那长老的大身,所以说:“如马哈摩嘎喇那长老成大身时,不是变大了吗?”虽然三藏小龙长老这样说,但诸比库观察之后,说:“依原来的而增大,并非是原来的。”此处,当以后说为妥当。
 
有这样的神变者,不但能触摸日月,如果他希望,也可变化日月,为足凳放脚。变化日月为椅子而坐,变化日月为床而睡,或变化日月作长木板依靠用。其他神变者亦然,乃至百千比库,同时显现日月神变,每个都能成就。但日月照常运行与发光,就像一千个盛满水的碗,月轮同时映于所有的碗中,而月的运行和光辉,依然如故,此神变亦然。

佛教论坛 | 佛教音乐 | 佛教电影 | 佛教导航

Copyright @2003-2012 Respect-MR